主页 > J管生活 >Airbnb创办人:我从小就开始赚钱,却不怎幺会花

Airbnb创办人:我从小就开始赚钱,却不怎幺会花

2020年06月06日 03:30:22 | 分类: J管生活 | 作者:  | 浏览次数:716 次

Airbnb创办人:我从小就开始赚钱,却不怎幺会花

儘管身为一名亿万富翁,但 Nathan Blecharczyk 却还是喜欢在 Airbnb 上出租自己的房子。据其透露,现在他的房子里已经住着一位房客,当然这位房客并不知道他的屋主究竟是何人。Blecharczyk 出租的是他位于旧金山的房子,他的房客万万不会想到这个配备有独立出口以及电子锁的怡人住所主人竟然会是 Airbnb 的 3 位创办人之一。即使是有意为之的使用者,也很难在 Airbnb 的网站上找出 Blecharczyk 的资料。「你不大可能轻易在网站上找到我的个人讯息。」他说到,「显而易见,我并不希望让人们知道我的住处所在。」

那幺 Blecharczyk 所担心的被人跟蹤吗?

「是的,因为你永 远 不会知道何时会被人盯上。」

他会这幺乾脆地承认确实让人深感意外,因为 Airbnb 所追求的是尽可能为使用者提供详尽的讯息,以确保使用者入住后不会出现任何不快的意外。但儘管如此,意外还是难免发生。在上个星期,一群居住在法国 Palaiseau 的 Airbnb 租户在住所週边行走的时候发现地上躺着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当时的情景非常吓人,尸体蜷缩在一个有挖掘痕迹的区域,头部靠在地上,表面覆盖着树枝。

Airbnb创办人:我从小就开始赚钱,却不怎幺会花

Blecharczyk 是 Airbnb 的 CTO。在收到这封邮件的时候,他刚抵达伦敦,正準备前往公司位于 Clerkenwell 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的设置和起居厨房非常相似,桌面上叠放着一罐罐的麦片和茶叶,还有许多盆栽。饭店内发现尸体的情景在侦探小说中并不罕见,但在 Airbnb 的出租屋内发现尸体确实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要知道,这家公司所立足的正是陌生人的善意,他们正试图说服租客和房东来自陌生人的善意是值得信赖的,他们和陌生人可以共同分享一个空间。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具尸体却突然出现。

「呃,这似乎和我们的顾客没有任何关係。当然,尸体是被他们发现的。」Blecharczyk 说到,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他的脸庞时常挂着笑容,但这并不是喜悦的表现,这种嘶哑的笑声听起来甚至会有点沮丧。「我个人认为『在 Airbnb 住所的花园内发现尸体』确实是一个轰动的新闻标题,但这个标题所传达的讯息并不能代表我所知道的一切。事件中的住所是一座庞大的物业,这个物业的周边生长着许多树木,我们的顾客正是在树林的某处发现了这具尸体。因此,这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件,当然也是一桩悲剧。但这起事件似乎和 Airbnb 并不存在什幺实质的联繫,毕竟尸体并不是在物业的前院发现的。」

他很擅长对事情进行分门别类。随后,一则新闻报导显示尸体被发现的地方位于一片公共树林,该区域位于 Airbnb 物业花园以外的底部,并不属于花园区域。目前我们尚不清楚发现尸体的区域究竟是否属 Airbnb 物业所有,但不论如何,尸体的出现终究是不可置否的事实,对吧?事件的发生让人们开始思考 Airbnb 在用户安全保障的问题上到底能提供多大程度的保证,以及在租户、房东和平台这段三角关係中,事件的责任应该如何分配。

「责任就根本而言,应该被分摊到房客和房东身上,Airbnb 也会承受投资意义上的损失。」Blecharczyk 表示,「如果事件让我们的信誉受损,我们的品牌价值会大打折扣,住所共享的模式也会备受质疑。因此,我们也有强烈的动机去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一旦事件出现,我们会竭尽所能将事情处理妥善。」

在 2011 年,Blecharczyk 和另外两位创办人 Joe Gebbia 以及 Brian Chesky 就曾经经历过一段困难时期。当时 Airbnb 的一个出租屋受到了严重破坏,房东的现金和珠宝均遭遇失窃,有些物品被放到壁炉中焚毁,甚至连枕头套的标籤也被人剪掉。在这起事件发生后,Airbnb 设立了一个全天候的客户支援小组,并将受损物业的赔偿金额提升至 100 万美元。此外,Airbnb 在最近还为客户购买了个人责任保险。

Blecharczyk 表示:「在我眼中,这起恶劣事件的出现并不足以构成针对 Airbnb 业务合理性的质疑。在早期,这确实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每天晚上我们都有数百万名使用者在别人的房子中逗留。但我们也证明了在 99.99% 的时间里你确实能够在 Airbnb 的业务中得到非常良好的体验。如果说这样的时间发生在一家饭店,想必你也不会因此而选择停止入住饭店。但你知道吗,在饭店被发现的尸体其实并不少。」Airbnb 曾公开表示在去年使用服务的 1,700 万名客户中,只有 300 个客户支援热线的来电被视为紧急呼叫。

Airbnb创办人:我从小就开始赚钱,却不怎幺会花

Blecharczyk 本人的房子在出租期间又是否曾经遇到过糟糕的体验呢?「我从未遇过糟糕的租户!」他满怀喜悦地说到。经过一番冥思苦想后,他拍着桌子表示还是不能想起有哪位租户可以被贴上「糟糕」的标籤。Blecharczyk 唯一感到遗憾的是由于平时工作非常忙碌,他很少有时间能够和自己的租客待在一块。

Blecharczyk 和两位共同创办人的认识完全出于缘分。当时 Blecharczyk 正在分类网站「克雷格列表上物色公寓,并最终找上了 Gebbia 的公寓。「有趣的是,在一开始 Joe 拒绝了我的入住请求,因为他心里面已经另有人选,但最终那个人选择了退出。」他笑着说到。Blecharczyk 的说话的过程中也时常会面带笑容,在他面带稚气的脸上,尸体事件所带来的阴霾似乎已经被一扫而空。就这样,Blecharczyk 和 Gebbia 就成为朋友,他们两人早已认识就读于罗得岛设计学院。身为朝气蓬勃的企业家,两人在职业道德方面建立起了共同的信任。在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住所后,他们会着手开展自己的专案,在週末也会全天候推进。那幺,Blecharczyk 几点会上床睡觉呢?面对这个问题,他看起来非常困扰。「我的意思是,我们一直在工作。」

现在他的工作时间已经被缩短至每周 55 或 60 小时,还是比父亲的工作时间要长,他的父亲下午 6 点左右就会到家。「我已经结婚了,现在有一个女儿,因此我每天都会今年空出时间和家人待在一起。」需要注意的是,「空出时间」是整句话中的重点,他并没有说和家人共度闲暇时光。在这一切的过滤行为中,组织能力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拥有一种可遵循的模式,我们并不热衷于作心血来潮的决策,或者遵循自己的个性。」他表示,「我和太太每周都会进行一次约会,我们会提前做好準备。」Blecharczyk 的太太 Elizabeth 是史丹佛大学儿童健康中心的一名医生。Blecharczyk 每隔 2 至 3 周都会到一次健身房,这个习惯让他看起来 远 比所经历的状态要更为健康。

一直以来,Blecharczyk 的生活都保持着非常严格的纪律,而女儿的诞生却似乎给他的生活带来了某种失序,毕竟婴儿和纪律并不相容。「实际上,婴儿也并不像想像中那般胡闹,至少我的女儿还是比较好预测的。」他说到,「婴儿醒来、睡觉和饥饿的时间都非常固定,就像是上了发条一般。当然,养育婴儿非常费时,但只要你规划得当,婴儿并不会对你的工作构成障碍。」

Blecharczyk 在工作中会遇上哪些重要的事情呢?

「都是一些内部的工作目标。」他表示。

既要为公司的发展保驾护航,又要将公司的事项规划得整整有条,还要身兼一个婴儿的父亲,Blecharczyk 似乎已经无暇应对任何自发的意外事件。「我并不认为是命运造就了我,我认为是我造就了自己的命运。」他说到,「在我眼中,自己所坐的是司机的位置,在这两个世界中穿梭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认为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已经实现了无缝连接。我是一个很有规範性的人,我的思维也很有规範性,我喜欢一切井井有条的样子。我会为事情设置边界,以便更好地保持事情的规範性。」笔者认为他和太太的约会应该也属于「边界」範畴之中,但这听起来似乎缺少了一丝浪漫气氛。「如果不这幺设置,我会没日没夜地进行工作。」他饶有智慧地说到。被问及是否喜欢全天候工作这种生活方式的时候,他回答道:「是的,其实我很想过这样的生活。」

笔者不禁好奇 Blecharczyk 在空暇时间会做些什幺,但他看起来实在太神秘了。「这种情况还从未发生过。」他说到。但为了让自己听起来更像一个正常人,他在努力思考后说到:「如果我真有一些能够任意妄为的时间,我会希望骑一下自行车,这大概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他的回答听起来缺乏热情,似乎认为这项运动纯粹是在浪费时间。由于他压根就不会拥有可以任意妄为的时间,Blecharczyk 大概会认为思考这个问题所消耗的时间也是一种浪费。那幺,他曾经有过静静地坐下来,什幺事情都不做的时候吗?「没有,坦白说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会坐着发呆的人。我并不想将这种行为称谓『浪费时间』,但我确实认为自己的时间非常宝贵,我可以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自己也不清楚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Blecharczyk 在波士顿一个上等中产阶级的家庭长大,在步入青少年时期之前他已经开始工作。12 岁的 Blecharczyk 有一次在放学后感到非常无聊,他开始围着父亲的书架打转。就在这个时候,年少的 Blecharczyk 无意中注意到了一本电脑使用说明书,便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在圣诞节的时候,他最渴望得到的礼物是一本和写程式相关的书籍。「面对一本完好的,足足有 500 页厚的书籍,不少人会静不下心来阅读。但我却从头到尾地读透了这本书籍。」随后他接着一本又一本地购买程式书籍。

不久后,Blecharczyk 开始学习如何写程式。Blecharczyk 的父亲是一名电气工程师,他在家里购置了一台电脑。在最开始的时候,程式知识能够让 Blecharczyk 玩电脑游戏更加有效,正是这种看似「虚度光阴」的举措为 Blecharczyk 开啓了成为工作狂的道路。慢慢地 Blecharczyk 已经开始编写程式,从一开始他所编写的程式只能处理一些非常琐碎的任务,例如记录笔记和加密等等。Blecharczyk 会将自己编写的程式放到网路上。「如果你喜欢我所编写的程式,你可以向我支付 5 美元。」他说到,「但从来没有人向我支付过金钱。」

有一天,家里的电话响了。「原来是有人想要向我支付 1,000 美元聘请我工作!我对此感动非常兴奋,忍不住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父亲听说后笑着说到:「孩子,没有人会向你支付 1,000 美元的。」当时年仅 14 岁的 Blecharczyk 回答道:「那也行,即使仅仅当成是乐趣,我也会接受这份工作。」不久后 Blecharczyk 就交付了自己的工作成果,而那位守信的雇主则如约向 Blecharczyk 支付了 1,000 美元的资金。这位陌生人所展现的信任正是后来 Airbnb 所依託的基石。这次交易给我带来了信心,从此我决定要将余生投入到创业之中。在 2 年之内,Blecharczyk 独立在地下室经营的事业已经价值将近 100 万美元。

经营事业的过程并没有影响 Blecharczyk 的成绩,他以名列前茅的成绩从波士顿拉丁学院中毕业,甚至还成为了一名运动员。在跑步赛季结束之前,Blecharczyk 的生活非常平衡。「赛季结束以后,我的生活不再像从前那幺规律。我更喜欢在事业、学习和运动这三件事情上并驾齐驱,因为这样的生活方式比较欠缺弹性,我需要做的仅仅是全身心投入到其中。」他拍着手说到。

Blecharczyk 还有储蓄的习惯。「在这一点上我感到有些愚蠢。」他表示,「要说是储蓄似乎不太接近现实,因为我根本就一分钱都没有花过。」年仅 14 岁的 Blecharczyk 就已经实现了财务独立,对此我们难免会想像他的父母在看见自己的孩子拥有赚钱的能力以后,是否会商量取消他的零花钱,但 Blecharczyk 表示父母从未就此事和他进行过探讨。「我认为这是一个共识问题。我并不喜欢向别人索取东西,我会尽可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这是我的一个固有心态。我的父亲也是一个崇尚自力更生的人,因此我的独立能力很强。」Blecharczyk 后来考上了哈佛大学的电脑科学系,并将自己所赚的钱作为学费,并于数年后顺利毕业。

即使是在 Airbnb 上线 3 年后,Blecharczyk 的父亲还是会就事业方面的问题向他发问。「父亲会问我到底打算在这个产业呆上多久之类的问题,直到我们成功募集 100 万美元的投资以及估值已达 10 亿美元的时候,父亲才意识到了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规模到底有多大。」目前 Airbnb 已经进入了 191 个国家,估值高达 240 亿美元。

据《Forbes》杂 誌统计,Blecharczyk 的个人净资产总值已经达到 33 亿美元,这也让年仅 32 岁的 Blecharczyk 跻身于最年轻的亿万富翁行列。尚在如此年轻的年纪就已经拥有了如此庞大的资产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老实说,我压根就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我的重心全都放在了事业和家庭身上,但这两个範畴都不需要太多的资金。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考 虑 应该如何花钱,因此我很少会去花钱。」

在 3 个创办人当中,Blecharczyk 无疑是最安静的一个。沈默寡言的 Blecharczyk 也是 3 个创办人中唯一会穿体育运动鞋的一个,而其他 2 位穿的则以休闲鞋为主。此外,Blecharczyk 从不穿 T 恤,而总是偏向于选择看起来更加整洁的衣服。儘管他表示自己并不是一个过分注重隐私的人,但这个说法难免令人生疑。他的网路足迹非常模糊,在过去 6 年中,他只发布了 110 条推文,而且绝大部分与 Airbnb 有关。他并没有列明自己的出生日期,也无意像 Mark Zuckerberg 一样在 Facebook 上发布写给女儿的公开信。他甚至还拒绝公开自己女儿的姓名:「一旦你选择对某些事情进行分享,你就不可能再将其撤回。」

「有人会热衷于名声,而我并不是这样的人。」Blecharczyk 说到。他说想要的大概是一个可以安静工作的空间吧。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Airbnb创办人:我从小就开始赚钱,却不怎幺会花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合乐888代理注册|提供全面快捷|城市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辉煌煌国际电子平台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水上威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