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生活店 >实践生活上的改变──访《活化厅驻场计划》编辑李俊峰

实践生活上的改变──访《活化厅驻场计划》编辑李俊峰

2020年07月03日 22:12:24 | 分类: S生活店 | 作者:  | 浏览次数:402 次

作为一个艺术空间的负责人,竟被一名老街坊当街指骂自己是后马克思主义的「废青」;也曾被油麻地的江湖人士问:「你间野搞咩嫁!」这些均是第二任活化厅厅长李俊峰,在营运活化厅时所发生的趣事。

正如李俊峰回应江湖人士︰「其实呢,我哋想联络下街坊,艺术家又可以做创作……」,在2009年成立的活化厅,在油麻地进行过不少计划,让油麻地街坊直接参与社区,令大家打成一片。在2011至2015年期间,活化厅亦邀请了不同的艺术单位进行十二个驻场计划,例如是与街坊一同构思的油麻地街头运动会、油麻地街头的游击种植物,甚至是将家中未喝完的酒,在街头与街坊分享的流动酒吧大作战。

同时是《活化厅驻场计划》[i]两书编辑李俊峰指,在反高铁运动之后,他身边的社运朋友认为是时机去行动,他却另有看法,「当时我反而觉得不能只专注在行动,过往的行动经验需要沉澱一下,以填补行动上的漏洞。」所以活化厅在2011年开始了驻场计划,让各地艺术家和行动者分享,如何将艺术结合到不同领域的抗争运动,亦同时纪录他们驻场期间的创作实验。

驻场计划

活化厅会邀请艺术行动者,或者是社运中加入了艺术和文化元素的单位驻场。藉着艺术家驻场计划这个平台,可有充足的时间让大家交流。前期主要找以个人身位出发的艺术行动者,到后期倾向找组织及团体,「因为想了解一班人如何生产一些东西」。活化厅邀请的单位,其艺术行动大多有趣且独特,期望可供香港的艺术行动者和社运朋友参考。

他认为,最有代表性的是《驻场计画I》的来自日本的市村美作子。虽然市村美作子是艺术家,但她像露宿者一样住在公园超过十年。「香港也有很多艺术家会做这类议题,但他们可能只是拍一张照,做一个艺术品去回应,以争取大家的关注。但市村美作子这例子很有趣,原来艺术家可以和露宿者一起生活,一齐为守护露宿者的权益而行动。在生活的层面上,艺术发挥了一种作用。我觉得香港很缺乏这一种经验,所以就邀请她来香港交流。」

除了回应社会外,香港艺术家自身的问题也值得处理,所以活化厅邀请了在台湾成功争取成立了艺术家公会的汤皇珍。「艺术家也有自己的权益要争取,那幺艺术家之间需不需要走在一齐?这是很值得讨论的。」

《驻场计画II》记录了六个驻场计划,其格式主要是先介绍驻场计划的内容,再有一篇文章回应驻场计划,或者表达对社区的想法。例如卢乐谦的「油麻地街头运动会」,先介绍运动会的「比赛项目」,然后有一篇文章讨论「艺术如何解决问题」。

唯独在「茨厂街社区艺术计划[ii]」的篇幅中,没有一篇回应在活化厅驻场时的内容,只写了以往茨厂街团队在马来西亚做过的计划及茨厂街的历史。原来这篇文是他们结束后才写的。李俊峰曾多次邀请他们写稿回应其驻场计划,但他们可能因时间所限而没有写到。「民间自发的团体很难将自己的经验记录成书,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一个完整的记录[iii],所以这本书间接为他们留下部份的经验。最后这本书也有在马来西亚发布。出这两本书的动机只是想留个纪录,重点不是让人知道如何做驻场计划,而是可否分享出艺术行动者的经验。」

实践生活上的改变──访《活化厅驻场计划》编辑李俊峰

出版的重要性

李俊峰指,本来计划可以在留守时期(即被艺术发展局停止资助,自发地继续营运的时间)出版两书的,希望为当时所发生的活动留下较完整的纪录、评论和反思,也作为参与者的事后回顾。

「具体希望让大众知道的有几点,第一,社区艺术的实践近年已遍地开花,但活化厅,及后来的留守行动,那强调社区自主、自发、具政治性,并积极连繫基层大众的艺术实践方式,对应今天的文化治理,如言论审查,文创产业的资本化,有何意义?特别是过往时空背景下,活化厅的实践,我觉得有其可一不可再的地方,那是对应当时处境,有值得纪录下来的特别意义。

另一点是,如何衡量、评论这类实践?应从何出发?由谁而定?社区艺术的成效是否可以量度?是否人多就算成功?不能被量化的可如何讨论?那在纪录出版上希望能处理。第三点属检讨性质,时间过去,有些地方或事后发觉是错估形势,或力有不逮的,都希望带出讨论反思。其实过往媒体对活化厅的讨论非常多,但很多时都在消费议题的层面,因此我也想借此出版的平台,沉澱一个我们自己的说法。」

李俊峰笑言,两书没有目标读者,也不知道谁人有兴趣看,但他总是希望无论艺术创作或社会实践,都尽可能连繫都这地方过往曾发生的种种经验。「这意识其实是我之于在这地方生活和行动的定位,所谓本土、在地,于我也大概是这意思。」

跨地域的社会问题

驻场计划除了邀请艺术家创作之外,活化厅曾经举办过两次「东亚诸众峰会」[iv],目的是邀请东亚地区的艺术行动单位驻场并且模仿国际峰会的形式,让各单位及听众讨论各地的社区艺术与抗争。

李俊峰认为香港人比较关心本地问题,不太多人有区域上的视野。然而,整个东亚地区的社运连结近年却开始频密,「你会发现有一些问题在香港和其他地方都出现,那幺你会如何参考及互相支援?这种跨地域的连结,正因为其问题也是跨地域的,所以社运人士会自然走在一起。」他以茨厂街为例,「你会惊讶为什幺当地官商勾结的状况是和香港差不多。最后茨厂街这条充满吉隆坡历史文化的街道被刬起,被发展成地产项目。官商勾结、利益输送及政府利用主流传媒影响舆论,这些马来西亚新近遇到的问题,其实香港很早就遇到。」对于这种共时性,这样接近的脉搏,李俊峰认为暂时不需要急于解释,反而大家首先要互相连结,建立网络。

其实各地也有不少成功的社运例子值得互相参考,但由于社运抗争在各地脉络都不同,不能直接借用其他地方的做法。「以日本和香港比较,例如311地震后,参与素人之乱策划的反核示威的有三万人,人数破了当时的纪录。素人之乱成功将很难走上街头的日本人民聚集在一起,所以香港很多朋友都对素人之乱很感兴趣。但香港不同,香港本身就比起日本更容易集结示威者,也不缺具感染力的抗争方式。如果将素人之乱放在香港的脉络,有机会演变成民粹的力量。

对我来讲,地区上的社运连结有实际的参考例子,就是反高铁的苦行。2008年WTO,韩国农民本来被传媒塑造成恐怖份子一般。其后韩国农民的苦行,为抗争加了一层感染力和真诚,将整个舆论改变。此举扩阔了香港抗争者日后对抗争的想像,其后香港的也社运层次亦变得多面。」

李俊峰期望以后可以定期举行峰会,可以令讨论内容更深入更成熟,但没有活化厅之后,很难定期去举行。

实践生活上的改变──访《活化厅驻场计划》编辑李俊峰
流动酒吧大作战

生活作为艺术

「我希望活化厅可以找到一班人实践生活上的改变。我们由最初对社区这议题有兴趣,到多一点落区,再投入一点,最后到有一班人长时间在社区里生活——这一个改变是难做到的,起码我是不成功的。这牵涉到有没有条件去做,例如长时间做社区,如何维持生计?社区裏有没有让人维持生计的岗位?『素人之乱』[v]在东京开一间二手店开小店;油麻地也有苏波荣,但苏波荣却赚不到钱维生。」

他认为,提出一个想法就觉得可以改变事情──这并不可能,只流于消费及发声表态,改变事情就要由生活上做起。「我觉得艺术家的生活就是艺术,艺术家的态度要融入生活,持续下去再慢慢影响其他人,这也是很激进的抗争。但香港人比较少去想这一面向,认为出来行动比较紧要。我不是说走出来的抗争没有意思,两种抗争都有作用,要同时间进行。我很反对将两种抗争分割。确实有一些艺术家这样去想政治性艺术或社区艺术,觉得『一下』的行动像英雄一样,就会触发到社会的改变,但回到日常生活时,他们做的事情还是很主流。」

以社区艺术创造对话

李俊峰认为,社区艺术的目的在于沟通,面对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艺术品只是一种沟通的媒介,艺术家要有自己的价值立场,从而创造一种具抵抗态度的伦理关係。如果社区艺术没有去到价值层面的讨论,某程度是失败的。认真去听一些跟你不同的意见,这就是落区的意思。特朗普为什幺会当选?因为有一大班人真的不是跟我们的想法一样。知识分子常常想创造和改变,但没有直面那些跟你不同想法的人。例如活化厅之前的漂书活动,有街坊很愿意将书分享出来,但也有街坊会将书拿去卖给回收商。对他理解就是,别人送给自己就是自己的,不用理解别人的动机。

社区工作还有很多矛盾要去处理,当矛盾愈拉愈开的时侯,就会出现撕裂。做社区艺术的真正有意义不是只从自己出发,也不是将自己奉献,而是在两者之间。活化厅的实践其实是想寻找这可能性。我觉得这同时类比民主,我们需要将自我一定程度放下,才能让出空间与人沟通,找到同异。当有了这对话空间,才能进一步创造出行动,这是美学上的力量。具体一点讲,例如雄仔叔叔讲故事时,除了他之外参加者也需要讲故事,而故事里象徵不同的价值,回忆与情感。社区艺术不一定需要触及社会议题,但其目的应能创造对话,放低差异,互相分享。

有些艺术家会迴避处理艺术是否应该要去建立什幺,但其实无法迴避,不能只流于后结构的想法,『人地理解到什幺意思就是什幺意思』。曾经艺术家也可以为艺术而艺术(Art For Art’s Sake),但现时这幺多社会问题,难道艺术家可以对此没有立场,风花雪月?这个状态已经不存在了。有些艺术家很害怕其创作与政治现实扯上关係,但如果清楚自己有一种很值得守护的价值,又愿意与别人讨论,同时保有修正空间的话,这时是不需要迴避表现出立场的艺术的。」

*     *     *

最后问到活化厅会否在其他地方继续做社区艺术,他说:「我们没有想得很长远,但继续以活化厅的名去做是否重要呢?其实活化厅也开展了很多其他的东西[vi]。我期望之后做社区的人,能汲取到活化厅的经验。」

访问完毕后,他说除了被骂「废青」和与江湖人士对话这些故事,未来可能会将二、三十个油麻地及活化厅的故事辑录成书。

延伸阅读:【《活化厅驻场计画II:社区-艺术-行动》书序】假如「社区艺术」不是白干一场──有关社区、艺术、与抗争的几点思考

注释

[i] 两书分别是《活化厅驻场计划 2011-12》(下称《驻场计划I》)及《活化厅驻场计划II:社区-艺术-行动AAiR II》(下称《驻场计画II》)。

[ii] 马来西亚茨厂街的社区艺术团队,下称茨厂街团队。

[iii] 茨厂街团队在参加完驻场计划后就解散了。

[iv] 第二次东亚诸众峰会的内容因技术问题没有被记录。

[v] 素人之乱除了是东京一间二手古物店,也会策划社会运动。

[vi] 例如在活化厅驻场的花牌师傅在土瓜湾开设「青春工艺」、部分成员参与其中的「苏波荣」亦举行「活化星期日」、连结艺术家与街坊的「街坊会」亦成立。参考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合乐888代理注册|提供全面快捷|城市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申博开户网站 申博官网开户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