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生活店 >Airbnb在纽约面临的法规问题以及反对声浪

Airbnb在纽约面临的法规问题以及反对声浪

2020年06月06日 03:30:54 | 分类: S生活店 | 作者:  | 浏览次数:263 次

Airbnb在纽约面临的法规问题以及反对声浪

就像是小正太终究要成长为更有担当的汉子,Airbnb 也从一家「看起来构想善意又美好」的小公司发展成了独当一面、得承受种种关注与质询的大企业。红杉资本的 Alfred Lin 就指出,「当初创业公司规模还小的时候,所有人都会祝愿他们顺利成功;可是当公司发展走上正轨,计划着改革、盈利时,人们就开始变得更为现实,不再那幺善意满满了。」

Airbnb 渗入纽约

这座城市的速度是缓慢的。但当你好奇地观望到,街角一群身材高挑的瑞典人拖着行李箱步履匆匆地穿过布鲁克林区,你会发现,似乎还有咖啡店收银台那个摸索着钱包的生面孔、在 Smorgasburg 美食集市上拎着大包小包的饕客、不太熟练地刷着地铁卡的外地人……似乎一夕之间到处都是遍及了 Airbnb 的租客:Airbnb 悄无声息地就成了纽约一种新的生活状态,它不再仅仅是广告上的名字,更成了一个新鲜的动词,为无数租客的生活方式添加注解。

一位透过 Airbnb 当起房东的朋友就表示「你碰上的租客可能来自法国、德国、北欧等等,如果你能早点确定出租期,指不定还能招到喜欢提前做规划的澳洲人」。

不久后,似乎每个人都有用 Airbnb 的经历了。在这些租赁合作中,也有温馨欢乐的一面——有位租客的祖母想着「这应该是小孙子好友的房子」,还把租屋彻底打扫了一遍。当然,租房容易遇到的囧事也少不了——另一个朋友回到租屋发现租客正赤身裸体地待在厨房里……不过,更令人烦闷不安的经历也不是不存在。

一位朋友回到位于雀尔喜的公寓中发现公寓里已被狂欢闹腾得一团糟,聚会者不仅放浪形骸,还将整间屋子折腾得乌烟瘴气、不堪入目,甚至还有人刺伤找来的妓女——显然,这不是 Airbnb 两位创办人想要看到的结果,但这确实是 Airbnb 短租业务所没有预见到的问题之一。

没多久,

这些恶意租赁的事件就传到议员 Liz Krueger 那里。Krueger 的小办公室和 Airbnb 的总部大楼恰巧形成截然不同的两种对比风格。有 Airbnb 的员工抱怨「她就是生来摧毁 Airbnb 的!」不过说实话,Krueger 打击短租产业的浩大工程早就开始了,那时候 Airbnb 都还没诞生呢。

这位健谈的金髮议员从办公桌后抬头问,「我致力为此工作有多久了?」

Andrew Glodston,28 岁的发言人回道,「您似乎一直以来都在从事这项工作,也会继续做下去。」

2002 年,在 Krueger 上任后不久,她连续接到了不少关于短期租赁的投诉。「似乎是房东和某个意大利的旅游网站达成协议,经常会有 10-20 岁的意大利年轻男人搬过来短租。」Krueger 回忆道:「我喜欢意大利,也没有性别歧视,只是恰好是这些意大利年轻男人,他们会喝酒、开派对……当然,作为游客玩 High 了也情有可原,但如果他们住旅店,至少有关于安全、噪声等方面的规定……可在居民区公寓楼就没有相关管制了。」Krueger 比喻道,这些投诉就像是「嘿!我快被这些醉酒又疯狂的年轻男人折腾疯了!他们每晚都在我家走廊上醉酒呕吐、对着我家的墙踢球、还唱歌扰民乱扔东西——」

这类投诉逐渐增加,Krueger 开始组建团队来考量如何处理这些短租客。虽然处理的问题表面上看是「短租客带来的噪音和安全隐患」,实际上也是考虑到长期租客在房东逐利开放短租的情况下有可能受到的困扰——不少房东开始发现在外地人口大批量涌入的时候,日租、短租的形式更有利可图。Krueger 表示「我可以想像得到,大部分房东都会渐渐将目光着眼于短租,毕竟这来钱又多又快。」

彼时,短租的产业还非常碎片化。虽然有 Craigslist、HomeAway、VRBO 几家提供房屋租赁服务的公司,但主要还是提供个别小公寓、或者度假专用的租屋,并没有专门在居民区公寓推行短租业务。

Goldston 接话,「这之后,Airbnb 出现了,还顺手打开了潘朵拉盒子。」更多的房东发现了短租的既得利益,至此,Krueger 所担忧的情形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2010 年,Krueger 与纽约州议员 Richard Gottfried 通过一项法律草案,草案规定,居住在複合式住宅的纽约市民转租公寓的时限不得少于 30 天。不过,这项法案对 Airbnb 的影响并不太大——複合式住宅的居民仍可以将自己的公寓进行短租,只要居民本人也住着就能避开「转租」的限制了。而独立住户的居民就更不受限制了。

Krueger 表示,这项草案的相关研究工作主要开展在 Airbnb 成立之前。同时,这项颇为打击 Airbnb 的草案也并非她与饭店旅馆行业的「合作结果」。不久后,州长 David Paterson 通过了 Illegal Hotel Law,至此,Airbnb 上相当一部分租赁关係成了违法行为。

这一打击可是让 Airbnb 有些措手不及。但这也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预见到阻力。正如历史中常出现的一样,所有先行者都容易遭到质疑。Chesky 谈到,「我们了解,任何新的技术準备付诸实践的时候,都有可能被误解,尤其是被政府所误解。」他继续补充到,「纵观历史,可以看到很多相似的例子。比如汽车,刚问世的时候,不也被政府规定不能上路吗?理由却是因为要避免打扰到路上马车的前行。」

不过,来自政府方面的如此阻力,多少也让两位年轻人略微受伤。毕竟这波强力的反击正是来自纽约——他们最为看重的市场。「我本人就来自纽约。」Chesky 坦言,「我总觉得纽约该是会爱我们的。我们还想着会被感谢……至少那幺多受益于 Airbnb 的人们会多少有点感激……可明显,我们想偏了。」

不过,失败受伤又何曾阻止过贾伯斯?何曾让佐克伯格停下了脚步?Chesky、Gebbia 二人也决意努力抗争一番。

可问题来了,两个毫不熟悉法律的艺术生,要如何赢得这场硬仗呢?他们按照罗德岛学院里用过的方法来处理这个难题——自己不熟,就谘询专家吧。仰仗着可观的资本,二人迅速集结了一群政客精英,足够年轻,因而能明晰地理解 Airbnb 的发展蓝图,又足够有经验能处理 Airbnb 目前遇到的阻碍。

这其中,有 David Hantman、政闻报导宣传员 Risa Heller、在新近纽约市长竞选过程中国新年扮演重要角色的 Bill Hyers 等。Hyers 在市长竞选前并未在纽约生活过,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迅速地感知到纽约居民的焦虑感。「每个人都有种对于钱财的焦虑感」Hyers 谈到,「有 40 个亿万富翁、40 万个百万富翁……这意味着有 800 万左右的人们正在这座物价高昂的城市里努力工作、挣扎在生存水平线上。」Hyers 认为,他在竞选中策划的、从经济角度切入的广告也能够为 Airbnb 打造相似的光环。「如果人们对某件事物有好感,并且愿意分享出来,这会非常具有效果!」

Airbnb在纽约面临的法规问题以及反对声浪

同样加入 Airbnb 智囊团的,还有此前担任 JetBlue 航空公司担任广告总监的 Douglas Atkin。他在今年春季名为「Share」的讨论会上如此形容自己「事实上,我就是魔鬼。」他还专门写过一本关于品牌崇拜的书《品牌信仰力:让顾客成为信徒的 14 条上瘾法则》。去年 Airbnb 聘请 Atkin 负责公司的社群相关活动。显然,Airbnb 最新的口号「四方为家」就是出自 Atkin 的手笔,同时,他在使用者聚会上煽动人们的技巧也非常高超。Atkin 深信,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是促进品牌崇拜的最佳方式。

在用户聚会上拍摄的影片里,人们如此谈论 Airbnb——

「在遇到 Airbnb 之前,我一直觉得被公司束缚住了。而现在,我感到非常自由!」

「它释放了我心中从未察觉的、冒险的热情」

「我觉得我再世为人,重新做回了自己!」

如果有人读过 Atkin 的书,会发现以上感想还蛮符合 Atkin 的论调——「品牌崇拜会让人们进一步体悟到自我。」

如果有可能,Airbnb 更愿意将其「使命感」作为品牌崇拜的核心——Airbnb 每一笔收入中,有 6-12% 的利润会被汇集起来,用以支撑 Airbnb 促进经济发展并承担社会责任的使命。这也是 Airbnb 今年夏天推出宣传影片,提醒人们在飓风 Sandy 之后,Airbnb 曾为协助收容无家可归的灾民贡献了一份力量。影片上,布鲁克林的一位房东 Shell 回忆,「在飓风后,很多人愿意为灾民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这真的很棒!」于此同时,Airbnb 的 Logo 出现在萤幕上,提醒人们发简讯「BELONG」来成为提供帮助的一员。宣传影片上写道,「你将感受到真正的纽约精神」。

Airbnb在纽约面临的法规问题以及反对声浪

不过,说起纽约精神,更多人会想到纽约的善变与情绪化。在部分纽约人看来,以飓风 Sandy 为主题的广告非常感人,但也有部分人叫嚣着「难道纽约需要一个旧金山来的、推销分享经济的新创公司来阐释什幺是纽约精神幺?!」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纽约的科技部落格 Valleywag 用「怀疑」的态度来评价这些广告,显然,这并不是褒扬。而 Gothamist 则用「意图不良」来形容,并深入剖析到,抛却公关战术下酝酿出的闪光面,Airbnb 实际上很可能让纽约的住房问题进一步恶化。

这是 Airbnb 遇到的最为混乱的一场舌战。Airbnb 宣传广告的精髓正在于,这家网路公司让那些想要在纽约生活的人更能负担得起租住成本——这是广告中被採访者所叙述的经历,也可能来自生活在纽约的任何一个人。根据官方数据,使用 Airbnb 出租屋子的「房东」中,有 62% 利用 Airbnb 的租金来缴付自己的房租。

而另一方,Airbnb 主要的反对者都是支持「负担租房」分子。

这些反对派中的一员,都市住宅委员会的 Jaron Benjamin 如此评价道,「Airbnb 的推广运动实在是太狡诈了……非常狡诈!」他指出,「Airbnb 有个故事提到中产阶级化,是这样描述的——周围的邻居变来换去,租客常常担心付不起房租要被赶走……这时候!Airbnb 这个救世主一样的角色就出现了!」

虽然话是这幺说,不过 Benjamin 提到,「实际上,纽约的房地产业者大都意识到,短租将为他们赚取更多的利润。他们会开始将整租公寓转变为专门在 Airbnb 上提供短租服务的房产——而这将意味着这些房源将从房地产市场上独立出来,不再是长期租客的选择,也进一步耗减市面上原本就不多的负担住房资源。」

我的一个邻居在布鲁克林区的 Bed-Stuy 有个三户的房地产。他就表示「显然是最佳最经济的选择。」有意思的是,上个冬季,数据挖掘公司 Connotate 分析了 Airbnb 网站上的数据,发现房源集中的几个地方租价直线上涨,比如如哈林区、以及上文提到的 Bed-Stuy。当然,这有可能只是巧合,毕竟不是每个房产业者都想、并且能够将房产转为 Airbnb 短租专用的公寓——我那位邻居就懒得经常更新租赁合约。

那幺,Airbnb 究竟是让纽约的租房环境变得更好,还是更坏?

这个问题至今无从定论,然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Airbnb 官方、平台上的租赁双方、排斥 Airbnb 的老纽约人、包括钻着漏洞牟利的租客……他们都有自己的一套说辞。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合乐888代理注册|提供全面快捷|城市生活资讯|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企业法人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sungame